装载机配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装载机配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找东西之把它赶出来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17:48:01 阅读: 来源:装载机配件厂家

慌乱地打开塑料袋,从里面拿出香烛之类的东西,并叮嘱武潇不要动以后。闻韦钧就慌忙地走到一处阴影里,按照秦冰教给他的方法把冥币和香烛点燃。

夜色极为沉重,黑暗的墙角里没有一丝声音,香烛在火光里发“噼啪”的怪声,火苗映得闻韦钧的脸也发出了怪异的蓝光。

武潇紧紧地贴在墙壁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闻韦钧。

火焰即将落下去,可四周却连一点儿声音也没有。

很久之后,忽然,一阵轻轻的震动从口袋里传来,吓得武潇差点儿叫出声来。他急忙背转身体,掏出手机,屏幕上清晰地显现着秦冰的号码。

“闻韦钧还在烧纸吧,趁他现在没有时间顾及你,赶快离开。”秦冰的声音好像带着一丝颤抖,“殷彤已经不记得他,只知道他是丢掉了自己照片的人,所以你们现在都很危险。你先离开,我再想办法救闻韦钧。”

武潇没敢搭话,急忙放下手机,就慢慢地向后退去。

那簇火光变得越来越微弱了,隐约地看见闻韦钧依旧蹲在那里,不停地叨咕着什么。武潇无奈地转身,准备飞跑离开。可忽然脚下一绊,后背撞在了几根坚硬的铁栏杆上,回头一看,他不由得一惊,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学校的后门。

外面那一片荒地在月光中显得异常冷清,只听到夜风轻轻地拂过杂草时的声音。

他不敢再停留,撒腿就向寝室的方向跑去。

然而,没跑出多远,一阵冷冷的风忽然从身后刮过来,紧接着一条黑影就像忽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,猛地出现在他眼前——竟是昨晚自己和闻韦钧在坟地里见到的殷彤。

殷彤和昨晚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,依然是趴在地上,一头齐肩的长发从头顶一直垂到地面。两只纤细但却又非常完整的手骨,紧紧地抠着坚硬的水泥地面,一张没有皮肤的脸高高抬起,灰暗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武潇。

武潇大叫一声,身子一晃,险些摔倒。立刻回过身来,飞快地爬过后面的围墙,一头钻进了那片荒地之中。

一直逃到那棵大树的后面,才战战兢兢地停下来。此时,殷彤也已经爬到了学校的后门旁边,正吃力地抓住那冰凉的铁护栏,在往上面爬。

武潇不敢再发出声音,紧紧地盯住她,一边飞快地掏出手机,给秦冰打电话。

电话还没有接通,忽然,一阵奇怪的声响从不远处传来。他连忙回头看去,老天,就在昨晚的那座土坟里,又一个殷彤正从里面缓缓地爬出来。在她的身后,竟然跟着黑压压的一大群人,不对,是一大群恶鬼。

而自己所站的位置,不知道什么时候,居然变成了一座已经倒塌的泥土房,一股潮湿的霉味儿正从已经扭曲变形的窗子里不断地溢出来。

坟墓里爬出来的鬼魂离自己已经很近了,而身后的那个殷彤也已经爬过了护栏,正在向自己缓缓地爬来。

武潇躲在树影里,看着一前一后两个殷彤慢慢地向自己爬来,尽管还不能确定,自己是否已经被她们发现,但他已经再也没有地方可逃了。他双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那几张已经被汗水浸透的纸符,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。

就在这时,操场上忽然有人影闪过,闻韦钧正大步从黑暗里跑出来。

几乎就在这时,给秦冰的电话也打通了。可是,却一直无人接听。

这时,闻韦钧已经追到了后面的那个殷彤的旁边,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,竟然飞身跳起来,扑到了殷彤的身上。

殷彤翻转身子,和闻韦钧厮打在一处。

武潇惊讶地看到,两个人竟然就像两个没有了知觉的生命个体,大块的皮肉被撕下来。而随着殷彤皮肉的脱落,那惨白的骨头下面居然现出了另外一张脸。一张虽然依旧惨白,但却十分完整的男生的脸。

“秦冰?”武潇惊呼道。

此时,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殷彤和那些恶鬼已经到了武潇的跟前,武潇再也不敢耽搁,扬手就把那些纸符扔向了鬼群。然后,顾不得去看鬼群的反应,就跑向还在厮打着的二人,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帮助哪一个。

“武潇快跑,秦冰才是真正的恶鬼!”闻韦钧忽然大声地叫道,然后就再也发不出声音。他已经被秦冰狠狠地压在了身下,脖子也被用力地卡住了。

“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。”秦冰骑在闻韦钧的身上,冷笑着说道,“不过也没关系,反正你们都是已经死去的人了,我只是来帮你们早点儿投胎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武潇惊问。

“你还没有发现吧,早在你那次溺水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。”秦冰对傻愣在那里的武潇说道,“而闻韦钧也已经从山上掉下来摔死了。当时,我一时冲动,救回了你们的魂魄,现在看来我当时真的错了。给了你们继续生存的希望,却耽误了你们最佳的投胎时间,还连累得殷彤也不能去投胎,因为她要等待闻韦钧。所以我现在决定,亲手把你们的魂魄赶出来!”

“你……”武潇大叫一声坐到了地上,刚刚坐下,忽然,身后猛地伸出来无数双手臂,把他的身体牢牢地抓住了,皮肉顷刻间被大块地撕扯下来。奇怪,居然没有一点儿痛感。

而此时,闻韦钧也已经停止了挣扎。

夜,依旧很静!

北京离婚律师

易轶

北京离婚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