装载机配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装载机配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茅于轼我们不缺钱缺的是钱的资源配置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4:49:44 阅读: 来源:装载机配件厂家

茅于轼:我们不缺钱 缺的是钱的资源配置

茅于轼(资料图)  银行不能继续享受垄断造成的特权,现在利息率是国家说了算,是多少就是多少,谁也不能改变。市场化的利息率应是一个公平竞争环境的结果。  数字商业时代:您在微博中提到,社会的垂直流通程度即底层人士上升到高层的难易程度,是检查社会是否健康的指标,我们现在所关注的小微企业能否有充足的机会长成大企业,是不是也属于这个指标的考量范围?  茅于轼:阶层的垂直流动性很重要,一个健康的社会,垂直流动性不应有很大障碍,而我们现在这个社会越来越缺乏垂直流动性。我以前特别强调过,改革开放初期,社会有非常强的垂直流动性。现在的情况是有很多原因造成垂直流动性减少。中小企业的困境也是一个方面,从经济方面讲,有特权就妨碍垂直流动性,中小企业为什么融资难,因为有大的国企,他们在融资方面有特权,造成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,这个是有关系的。  数字商业时代:最近国务院批准实施《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》,很多业内人士对改革目前推进的程度比较失望,讨论的焦点之一是利率放开的问题,您认为现在为什么政府对于利率放开如此谨慎,您觉得难点在哪里?  茅于轼:难点是多方面的,有利益,也有技术方面的问题。利益方面,开放利率就要开放金融业,国家银行不能继续享受垄断造成的特权,现在利息率是国家说了算,是多少就是多少,谁也不能改变。市场化的利息率是一个公平竞争环境的结果。  技术上的困难是,如果开放的话,金融业是有风险的一个行业,而且容易发生金融危机,以及造成信用方面的不良影响。借着利率放开的机会做坏事是有可能的。怎么防止在开放的条件下不发生这种事,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。所以这也是不大敢开放的原因。  数字商业时代:利益上的问题应该如何克服?  茅于轼:要改变这种垄断的状况,国家大银行的利益就要大大减少,这是一个主要的困难。去年整个商业银行净利润超过1万亿元,许多商业银行当年净利润同比增长普遍超过50%。与此同时,去年1~10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亏损额同比增幅由1~2月的22.2%上升到1~10月的57.7%。  银行的钱不是凭本事赚的,是凭垄断赚的。用不正当手段得到的财富不是创造出来的财富,是转移别人的财富,把别人的钱变成你的钱,如果开放竞争这个利益就没了,这是利益上的困难。  数字商业时代:在技术的问题上,其他国家的一些解决方式,以后是不是也适用于中国,多长时间之后能得到解决?  茅于轼:看全世界各个国家的状况,衡量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的一个重大区别就是金融业的开放。发达国家金融业都是开放的,欠发达国家金融业有的干脆就是垄断或者不完全垄断,用各种方法来限制开放,我们把它叫做金融压抑。发展中国家都是金融压抑的,中国金融业更是压抑。  当然中国金融压抑也干了好事,我们国家利用银行的融资能力建设了很多金融基础设施,但是现在的局面基础设施已经过头了,大多数地方都是修了好多赔钱的基础设施,没有多少用户。发展中国家要完善金融业的开放,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像消灭贪污腐败一样,贪污腐败也是发展中国家共同的特点。所以这都是进步中间的阶段,我们不大可能一次做到理想的状态,但是我们可以一步一步往前推。  数字商业时代:您之前提到,在做小额贷款的时候,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只有利率达到20%的时候,小额贷款才能保本,这个20%是怎么得来的,这个利率市场化怎么具体实施才比较合适?  茅于轼:首先资金是有成本的,至少有一个机会成本,这个成本可能就是5%的利息,你的钱不用在这儿,用在别的地方也能拿到5%。第二部分小额贷款的管理成本是非常高的,因为它每笔贷款数目小,而且对于客户的信用好坏,不是坐在屋子里头看文件得出来的,要一户一户看,看一户也就是借几万块,还要派人看,还要做出判断,还要跟他谈,这成本就很高了。  所以进行小额贷款的成本就大概要占7%~8%。然后还有风险成本,万一企业还不了,还要有风险准备,这个也是一部分。这几个加起来就差不多超过15%,所以大概15%~20%,这是全世界的经验吧。  数字商业时代:此次国务院推出了温州的金融改革方案,有人认为这个改革依然会是雷声大雨点小,您怎么看。  茅于轼:我感觉没解决问题,没放开,还是说一些老话。根本问题是要让民间资本进入,进入的话有很多障碍,这些障碍怎么克服,这个问题我觉得没解决。  数字商业时代:我们调查发现,目前中国约有20%的小微企业处于僵尸状态,活也活不好,倒掉也有很多障碍。小微企业面临的困境也是很长时间叠加之后的结果,您对小微企业未来的发展环境趋势怎么看?  茅于轼:现在是这样,我们不缺钱,有的是钱,但是这个钱流不到小微企业去,小微企业也不是出不起利息,它们愿意出比较高的利息,高利贷都在借。比如说10%、15%的利息,他们是很愿意出的。有钱的人存银行拿3%的利息,如果借给小微企业拿15%,愿不愿意?那当然愿意呀。  这钱为什么过不去呢?障碍在什么地方呢?我们现在说来说去讨论的就是这件事——钱的资源配置问题。现在他们不得不借高利贷,这就说明我们金融业没有效率,该做的事没做好。所以现在我们讨论来讨论去讲的就是怎么解决提高金融业的效率,使得钱尽其用,目的就在这儿。现在我们要求:一个是政府要放开,首先个人借贷好像还没有立法,要立法,这个往前走,一步一步来;然后再适度的对老百姓参与金融业进行适度放开,不能一下全放了,这个也有风险。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  数字商业时代:小微企业可能很难指望一些大的银行来帮助他们,有观点认为能够拯救小微企业的是小微担保公司或者小微银行,只有草根才能解救草根。您觉得是这样一个逻辑吗?  茅于轼:话虽不错,但根本的问题是你怎么能够防止它的风险,大小是一个问题,但最关键的问题是你的风险怎么防范,你跟银监会什么关系,银监会怎么监督你,这个问题没说清楚还是等于零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